哪里可以看《双面洛丽塔之纯爱樱花香》全文?

匿名网友
2021-02-17
0
绿水依依的《双面洛丽塔之纯爱樱花香》可以在那看全文?
推荐答案
只找到下文.. 日本,原宿。 街头,路灯昏黄的灯光下,雪沫子,静静飘落。 把脸凑近双手,轻轻呵出一口白气。 尹宁夏站在夜羽弦的身边,她看着一旁擦身而过的商店橱窗,透明的玻璃里映出他们两人穿着白色大衣的身影。 她忽然下意识地抓住了夜羽弦的手。 “怎么了?”他侧过脸来看她,一片雪落在他的眉宇上化开,映亮了那英俊的容颜。 “没事。”她单手拉紧身上的白色羊绒披肩,只是忽然觉得,有他陪在自己的身边,是那么幸福的一件事。就在两人对望的那一刻,一个身影经过宁夏的身边时倏忽撞了她一下,“对不起!”对方带着一顶帽子,是个看不清面容的少女,只是匆匆地道歉便跑开了。 片刻后宁夏感觉不妥,“呀,我的钱包!” 夜羽弦立刻向着那个离开的身影跑过去:“小偷!” 远远地,鸽子哗哗地惊飞,小偷也许没料到他们那么快就发现钱包被窃,在街头上匆忙奔跑。夜羽弦冲过去一把扭住她的肩膀,一刹那,对方转过仓惶的脸,夜羽弦怔住原地。 ——如此像似的脸,跟尹宁夏如此相似的脸。 从后面赶上来的宁夏失声惊叫,她扑过去攥住那少女的衣角:“静冬!是你吗,静冬?!” 雪,越下越大了,仿佛世界上的最后的妖冶都要被这样的雪白吞噬。 那两张如此相似的面容,在原宿下雪的街头,如此真实地对望。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路边温暖的拉面店里,尹宁夏无法掩饰喜悦地看着少女,她和夜羽弦都懂得日语,所以沟通不成问题。 “木野织香。”仿佛无法直视宁夏那过于殷切的眼神,少女移开目光,低头看着自己跟前的拉面。 一旁的夜羽弦冷冷地看着她:“为什么要偷东西。” 名叫木野织香的少女一听,身体不由自主地颤了一下:“别人让我去偷的,如果……如果不偷的话,我会挨打。” 尹宁夏的双手顿时一紧,“你的父母呢?你的父母知不知道这件事?” “我、我是被拐卖到这里的,后来还发过一场高烧,以前的事都不太记得了。我……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。” “静冬!你一定是静冬!”宁夏一下握紧了她冰冷的双手,失控地说道,“你是从中国被拐卖到日本的对吧?” 木野织香一听,抬起头看了她一眼,眼眸里顿时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芒。 “宁夏,你在说什么傻话。”夜羽弦拉住她,若有所思地注视着织香,“静冬已经死了,她绝对不可能是静冬。” “不,也许静冬没死呢?也许我们弄错了呢?你看,我们长得那么像,也许她真的就是静冬……”宁夏摇着头,眼泪慢慢地落了下来。 夜羽弦叹了一口气,无声地把她搂进怀里。 深夜的雪,在夜幕中暗自妖娆。 酒店的房间里,宁夏穿着白色丝质睡裙,赤脚站在冰凉的地面,隔着一层玻璃陌生地审视冬天,看属于秋天的东西一点点消失。 静冬,又下雪了。 冬天,是你的名字。 这场雪,会把你带回到我的身边吗? 她凝视着玻璃里面的面容,玻璃中的少女冷漠地注视着她,唇边是诡异的笑容。 “我没有死,我没有死,只是你在霸占着我的一切。” 她爱怜地把手抚向玻璃中的倒影,是啊,静冬没有死,她深信。 “静冬,我会把一切都还给你,一定。” 玻璃中的少女不屑地笑了,她的笑声像一个恶梦:“把一切都还给我吗。包括夜羽弦吗。” 她吓得后退一步,“弦?把弦还给你吗?”不,她可以毫不迟疑地放弃一切,只有弦……只有弦不可以…… “把一切都还给我,包括弦,还给我……” 她伏倒在地上,犹如一朵颓败的花,而那恶梦般的声音,萦绕在耳旁。 夜羽弦站在房门前,敲了敲门:“宁夏,你醒了没?” 片刻后,房门被打开了,穿着睡裙的尹宁夏赤脚站在门口。 她看着他,唇边括出一个美好的弧度:“弦,早啊。” 他笑了:“我们一起去吃早餐吧。” 她点了点头,眼睛像猫一般眯了起来:“你先等一下,我去换下衣服。”说着便向房间内走去。 ——“你是静冬吗。”身后,笑容冷却下来的夜羽弦一把捉住了她的手,冷冷地说。 她慢慢地回过头来,唇边的笑意一点点浮现:“哦?这么快就发现了吗。” 他愠怒地注视着的她:“为什么又要跑出来!宁夏呢?” 她后退一步,满不在乎地微笑着:“尹宁夏那个胆小鬼,她把自己藏起来了,你这辈子都别指望再见到她。”她半眯着眼睛,“从此以后,就只有尹静冬,再没有尹宁夏!” “啪!”一个响亮的巴掌。她怔住了,脸颊上迅速红了一片。 “为什么要这样做?!尹宁夏你给我醒过来!!”夜羽弦握紧拳头,“你以为只要把自己装成尹静冬就可以了吗?你以为只要把自己藏起来就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了吗?!” 他的眼光慢慢温柔下来,心疼地抚上她的脸:“醒过来可以吗?我想再吃你做给我的便当,我们一起去看你奶奶的故乡,好不好?” 她怔怔地站在那里,片刻后一把将他用力推开:“为什么不可以接受我?你就只能喜欢尹宁夏那个胆小鬼吗?她胆小,懦弱,一有事就只会哭!从小到大都要我去保护她,可我明明是妹妹啊,凭什么要去保护身为姐姐的她?!还有那场车祸,如果不是我在那一刻抱住她,挡在她前面,她早就死了!尹宁夏早就该死了,她霸占了我的一切!!” 她浑身发抖,用力地甩上房门,背靠着门慢慢地滑落下去,坐在地上。 尹宁夏,那场车祸中应该死去的人应该是你,是你才对。 蕾丝的裙摆落在地上,散乱成华丽的花,在昏暗的房间里有着靡乱的气息。 她垂下头,忽然咯咯地笑了起来,笑得那么放肆。 宁夏,既然你把身体给了静冬,那就表示你已经放弃了夜羽弦。 “什么,你说小姐在见到一个跟自己长得很相似的女孩后就再次发病了?”电话那头传来张医生的声音。 夜羽弦握紧电话:“没错,她甚至说出宁夏再也不会出现这样的话!” “我想,那个名叫织香的女孩的出现肯定给小姐带来了很大冲击,已经打破了她心里面的最后一道防线……大事不妙了,继续这样下去的话,宁夏小姐的人格可能会永远被隐藏起来,由静冬小姐的人格所取代!” 恍如晴天霹雳一样。 夜羽弦呆呆地站在那里,仿佛不可置信一般地说着:“宁夏的人格……会被静冬永远取代?!” 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小姐现在一定是擅自离开了少爷的身边吧?” “你怎么知道的?早上我们吵了起来,然后她就瞒着我把房间退了,自己一个人离开,在日本这里她能够去什么地方?” 他几乎要急疯了!早上被她关在房门外之后,他也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里,等平静下来后再去找她时,居然就被酒店服务员告之对方已退房离开! “少爷你先不要紧张,我知道小姐去了哪里。其实在很多年以前,宁夏小姐就跟静冬小姐来过日本了,跟着当时的老爷和老夫人一起回到夫人以前在日本的家——‘鹤野之家’。我想,宁夏小姐一定是去了那里,鹤野之家……”电话那头的张医生慢慢地闭上双眼,“少爷,拜托你了,一定要把小姐带回来,把真正的‘宁夏’小姐带回来……” 夜羽弦慢慢地放下电话,他痛苦地闭上双眼,宁夏,请你一定要回到我的身边。 这是一座很幽静的日式庭院。 满院的梅花,在飘飘荡荡的小雪花中绽放,开得一树的缤纷,远处是一片白雪皑皑的山。 “那个野菊花开满的窗台,窗帘卷起我的发,我把红舞鞋轻轻的丢下,不在乎了Lolita……” 她漫不经心地哼着歌,轻轻地推开了庭院的门。 夜里的风卷起梅花瓣缱绻,坠落在她的脚边,像一片华丽的雪。 一盏白色的纸灯出现了,一个穿着和服的美丽妇人慢慢地走了出来:“请问这位客人是?” 纸灯的光线照到她的面容,妇人怔了一下,接着露出了和蔼的笑容,“啊,这不是宁夏小姐吗?” 她歪着头,眼睛妩媚地弯下去,笑了起来:“伊藤管家,你认错人了,我是静冬。” 美丽的管家看了她一会,摇了摇头:“不会认错的。小姐忘了吗,以前每一次,我都能准确地辨认出了宁夏和静冬两位小姐。” 很多年过去了,“鹤野之家”这里的时光却仿佛停住了脚步,所有的一切都不曾改变。 她跟在伊藤管家的身后,慢慢走在回廊上,黑色的蕾丝在地板上留下黑色的影子。 忽然,一个身影出现在前面。 她不由地滞住了脚步,眼神暗凝。 “蓝,宁夏小姐回来了呢。”伊藤管家微笑着对那道身影说。 那是一个罕见的漂亮男生。 皮肤苍白,五官清秀,有着一头浓密的茶色头发,和一对透明的褐色眼珠,眼角微微上扬,嘴角温柔地弯着,越加显得秀气。 眼前的人和记性中那个温柔的少年融成一体。 她记起樱花树下,穿着黑色蕾丝的少女与白衣少年站在一起的美好画面。 “蓝……!”她奔过去,扑进他的怀里,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,“我好想你!好想你!”他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:“好久不见,宁夏,你已经那么大了呀。” 她猛地一顿,不解地推开他:“我是静冬啊!蓝,连你也认错了吗?” 他微笑着摇摇头,“你不是静冬,我认识的静冬是不会哭的,那是只有宁夏才会做的事呀。” 她眼睛暗凝,握紧拳头,激动起来:“不是的!我是静冬!宁夏已经死了,蓝,你还不知道吧?五年前我们发生了车祸,那个时候宁夏就死了。只有我活了下来,只有静冬活了下来!” 她急切地向他解释着。 蓝,难道他忘记了吗。他怎么可以忘记静冬呢。 他颤了一颤,垂下眼帘,避开了话题:“你该累了吧,我们进屋里再说,好吗。” 她放松下来,欣喜地看着他,点了点头。 伊藤蓝,伊藤管家的儿子,是个温柔美丽的男生。 十岁那一年,宁夏和静冬随着爷爷和奶奶一起回到这里。还没嫁给爷爷之前,她们的奶奶曾是一个没落贵族的小姐,她就是住在“鹤野之家”,直到与她们的爷爷相遇。 还记得住在这里的那一段时光,每次静冬和蓝一见面,两个人都会一言不合吵起架来,每一次静冬都有本事把脾气温柔的蓝惹火。 每当两人吵架的时候,宁夏都会在一旁劝架。 她不明白,对着别人总是那么温柔的蓝,为什么每一次都可以轻易被静冬气得发飙。 静冬也变得好奇怪,每次一遇到蓝,就会化身成刺猬,两个人简直水火不容。 他们两个,好像都相互看对方不顺眼。 那个美丽的傍晚,静冬忽然不见了,宁夏四处找她,不知不觉来到了庭院后面。 那是一幅画。 美丽的樱花飘落着,萦着和煦的暖风,落在树下两人的身上。 穿着黑色蕾丝的静冬闭着眼睛,而蓝,那个温柔如春花般的少年,轻轻地,轻轻地,吻在她的唇上。 宁夏惊讶地愣在原地。 原来,静冬和蓝是相互喜欢着的,所以才会一见面就吵架,所以才会看对方不顺眼。 原来两个人都在别扭而任性地喜欢着对方。 …… 她凝视着面前的蓝,映在灯光下的少年,已经成熟的面容,仍是那么温柔,美丽。忽然觉得那样的恍惚,仿佛下一刻他就会消失不见一般。 她忍不住伸出手去拉住他:“蓝,你跟我回中国好不好?” 他微笑着摇了摇头:“说什么傻话呢,你已经订婚了。” “我可以解除婚约的!我喜欢的人是蓝啊,你忘了吗,那个时候在樱花树下面,我们……” “宁夏……”他忽然开口打断了她的话,“你确定自己喜欢的人真的是我吗?” 她恼怒地皱起眉:“都说了我是静冬!你要我说多少遍才会记得呢?” 就在这时,屋外传来了伊藤管家的声音:“小姐,有一位客人来了,说是你的朋友……” “尹宁夏!你为什么一声不吭就跑到这里来?!”下一刻,木门被刷地一声推开,冲进来一个怒气匆匆的人。 不用说,正是夜羽弦。 她一怔,然后微笑起来:“真有本事嘛,居然知道来这里找我,喂!你做什么……”下一刻,她被夜羽弦捉住手臂。 “跟我回中国!”他怒视着她。 “我才不回去!”她挣扎着推开他,抱住了蓝的手臂,唇边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容,“我喜欢的人在这里,夜羽弦,我要跟你解除婚约。 “你……!”他气得瞪大了眼睛,“你说什么?有胆再说一遍!?” “我、要、跟、你、解、除、婚、约!”她故意一字一句地说着,挑衅地看着他,“十岁那年我就已经喜欢蓝了,而你,只是后来者!” 那一瞬间,他苍白的脸色几近透明。 灯光下微尘飞舞,繁芜着一种情绪。 他盯着她,指尖抵住掌心,看她紧紧地抱着另一个男生,声音发冷。 “你说过,想要和我一起来看奶奶的故乡,原来就是想带我来看你的初恋情人吗。” 看着夜羽弦那样悲哀的目光,她的心忽然无端地抽痛了一下。 可是……她握紧了身边蓝的手,她喜欢的人是蓝,她喜欢的人是蓝才对……是这样没错! 她别过眼光,冷冷地说:“你走吧,我不会跟你回去的。” 门再一次被打开了,屋外的风夹着雪呼一下刮了进来,刺进她的眼里。 他一言不发地凝望着她,终于默默地转身,走了出去。她明明不想去看他的,可是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凝视着他的背影,心里面有一个声音在不停地说着:不要走,不要走,弦,不要走…… “你又哭了。” 一只手温柔地帮她抹去滑落脸颊的泪水,蓝轻轻地说,“那个人,就是宁夏真正喜欢的人吧,你真的愿意就这样看着他离开吗……” 她哽咽地拉住他的衣角:“不是的,我不是宁夏,我不是尹宁夏那个胆小鬼……我恨她,静冬恨死宁夏了,都怪宁夏,如果不是为了保护她,静冬就不会死……” “是这样的吗。你真的是静冬吗。” 他看着她,眼神里有着淡淡的悲哀,忽然轻轻抬起她的脸,凝视着她的双眼,慢慢地,低下头。 她睁大眼睛,看着他越来越近的唇,蓝要吻她吗?就像他们在那棵樱花树下面时那样吗?! 黑色的玫瑰,和白色的蕾丝飘扬,英俊的少年把订婚戒指慢慢套在她的手指上。 在那一瞬间,所有的记忆画面忽然全都袭上她的脑海! 她一把推开他:“不要……!” 蓝被她推得后退一步,然后微笑起来,温柔地看着她:“无法接受我的亲吻吗,你不是静冬,你喜欢的人根本不是我,难道还记不起来吗?” 她痛苦地捂住耳朵:“不要再提尹宁夏!我恨她!!” 头痛欲裂,无数的记忆咆哮着要撕裂她! 忽然,一个温暖的怀抱用力地抱住了她。 “笨蛋!为什么一定要觉得静冬会恨自己?你们是双生子啊,拥有着相同的一切,明明就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人。静冬一定是很爱很爱你,所以才会在面对死亡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挡在你面前。让宁夏活下去,是静冬最大的心愿吧?你怎么可以这样去曲解她的心意?!如果静冬在天上知道的话,一定会哭的,她一定会很伤心很伤心……” 那样温柔的声音呵,她慢慢地抬起头,看着眼前这张英俊的脸。 ——“弦,如果有一天,我也死了,你会不会伤心?” ——“你在乱说什么?不吉利的话不要乱说!” 她用力地抱紧他,放声大哭:“为什么还要回来?你不是已经走了吗?不是已经丢下我不管了吗?为什么还要回来!?” 夜羽弦笑了,他的手留恋地穿过她的头发,说:“你忘记了吗,我以前说过,无论在哪里,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。” 为什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女孩?她明明是他最讨厌的类型,娇气,好像被养在温室里的花朵,永远也不会长大。 可是却偏偏喜欢上了,在他自己也没有发觉的时候,不小心就喜欢上了。 “既然戴上了我的戒指,那么,就永远都要呆在我的身边。” 两只戴着相同戒指的手,紧紧相握。 这一年的雪,下得好大好大,像要把什么统统埋藏起来,譬如悲伤,譬如眼泪。 她赤脚站在雪地里。 一个穿着蕾丝黑裙的少女迎面而来,纯白色的陶瓷面具仔细地遮住她的脸,丝绸被摺成花瓣繁复的华丽花朵,像烟火一般散开,用一根长长的丝带斜斜地系在她曲线优美的脖子上,妖美得旁若无人。 少女缓慢从她身边走过,宽边帽沿金色的羽毛同时轻轻刷过她的眼角。 “你是谁?” “我叫洛丽塔。” 她惊讶地看着对方,美丽的少女,妖娆的洛丽塔。 “不认识我了吗,我就是你,住在你心里面的另一个我。你一直把我臆想成静冬,不是吗。” 少女微笑起来,她慢慢地后退着,面具下的那一双漆黑的眼眸如此妖娆,看得出来,那是一双肆无忌惮的眼睛。 “再见了,宁夏。永远地忘记我吧。” 她也微笑起来,泪水滑过脸颊。 “再见了,静冬,我会替你好好地活下去……” 永别了,她的洛丽塔。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窗台时,宁夏醒了过来。 那是这么多年来,第一个如此恬静的梦。 “笃笃笃……”敲门声响起后,有人轻轻走了进来。 她坐在床边,仰起脸,向他微笑起来:“弦,早啊。” “早。”他俯下身,吻了吻她的脸颊,“看看我把谁带来了。” 一阵轻轻的脚步声响起,她抬起头,只见一个娇小的身影站在房门口。 喜悦顿时像阳光一般染上她的嘴角,她睁大眼睛:“织香?” 那个长得与她惊人相似的日本少女正站在那里,缅腆地看着她。 “我把她从日本带回来了,与其让她被坏人控制做小偷,不如就由夜羽家收留她吧。”夜羽弦在她身后说着,语气里有着浓浓的宠溺。 宁夏赤脚走下了床,向着那个局促不安的少女慢慢走去,忽然一把抱住了她。 “织香,以后你的中国名就叫静冬好吗?” 她闭起双眼,绽开幸福的笑容。 “这一次,就让姐姐来保护你,静冬。” 我们,一定要幸福地生活下去,宁夏和静冬。 ……
本答案由网友提供
标签: